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资讯 >> 精神文明建设

聚焦基层│有空多陪陪家人吧

时间:2018-07-06

来源于:

关闭

返回    |

打印    |

01.jpg

▲禹凌云同志先进事迹专题片《爱的名义》

“为什么我的爸爸和别人不一样?”当看到禹凌云同志先进事迹专题片《爱的名义》中,女儿问妈妈的这个问题,许多观众都忍不住泪水。而一名身着特警作战服的青年警察却是倔强的抬了抬头,望着天空,盛夏的雨水滴滴答答落在他的帽檐上。

  他是保山监狱特警队的90后警察杨耀民。儿时的记忆此时混着婆娑的电视画面翻涌出来。

  “1999年,我父亲在一次下乡审理案件时殉职了,那一年我八岁。”

 

寻找遗失的章节

 

  那是1999年4月的一天傍晚。

  “小民,今天还是妈妈来接你吗?”陈老师牵着杨耀民在校门口耐心等待着。

  “是啊,我爸下乡办案去了,不过平常他也没时间来接我。”杨耀民低喃着。

  “但我爸说了,等他忙完这个案子,就带我去昆明,我们要去世博会!”

  最终,那一天的杨耀民没能等来妈妈,老师送他回到家时,屋里坐满了父亲的同事。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杨耀民才明白,那一天对他意味着什么。

  “原来,妈妈都是专职带我和哥哥,从那时起,妈妈开始早出晚归,卖保险,跑市场,还做过一阵子的房地产……”

  都说成长是一场失去,无论你懂得与否,不能回头。

  在与父亲为数不多相处的记忆里,杨耀民刻骨铭心的,是父亲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参加他的校园活动。

“要做一个正直的人。”这是父亲在小学开班典礼上对杨耀民的寄望。

02.jpg 

▲杨耀民家中的相片

  “也许是因为父亲制服红色肩章上,是 “天平”的图案(基层法官)吧。” 杨耀民这样告诉自己。

 

青春流逝于指缝

 

  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

  2007年5月,中考临近。为了让杨耀民安心备考,他母亲放下了手中的业务。

  放榜日,杨耀民如愿考取了保山市第一中学。

  “那天,我家妈多神秘地说要送我一份礼物。”杨耀民说,当时心里想的是那份“酱粑粑”。

回到家,在母亲的注视下,杨耀民慎重地打开了餐桌上的彩色礼盒,时间就像凝固了一样。

1_1.jpg 

“这是99年昆明世博会的纪念章,老妈可是托了很多朋友才淘到的。”

杨耀民只是低头抿嘴克制着,静静地把纪念章摆在了父亲的奖章旁……

微信图片_20180628093255_副本.jpg 

▲杨耀民父亲的奖章及证书

因为做事严谨、待人诚恳,杨耀民在入学后的第一次班会上被集体推选为“纪律委员”。

三年的高中生活,无数个两点一线,但却弹指一挥间。

如果说成长是一场冒险,那么迷途的人总会先上路。

高考结束了,杨耀民把自己的打算告诉了母亲。

母亲欣慰地说:“你已经是家里的男子汉了,你的选择,妈妈都支持。”

2010年9月,杨耀民独自背着行囊来到云南司法警官职业学院,开始了大学生涯。凡事一丝不苟、积极踊跃的杨耀民迅速担任了分队长。

图片1.jpg 

▲杨耀民的警校生活掠影

临近毕业,杨耀民所在分队在机场派出所跟班实习,那是2013年的1月3日。

一场大雾致昆明长水机场440个航班取消,近万人滞留。

“当时场面混乱,冲突频发。”杨耀民回忆:“有旅客堵住登机口导致很多航班无法正常出港,甚至有部分登机柜台工作人员撤退……”

人群中蔓延的焦躁情绪,让机场内一场场小小的摩擦演变成了争吵,甚至是肢体冲突。当时杨耀民已经到了交班时间,但他选择了继续坚守在执勤岗位上。他带着分队队员积极配合派出所民警,一边安抚、疏散旅客,一边维护现场秩序。

直到次日凌晨天都快亮了,疏散任务才算完毕,大家都累瘫在候机大厅的长椅上。

“我们都要毕业了,还要经历这些。”一名同学发着牢骚。

“你错了!我们不是在当了警察之后才要开始奉献,而是当我们还是警校生时,就要有所觉悟。” 杨耀民摁住他的手,坚定地说。

“做一个正直的人。”杨耀民对父亲的教诲深信不疑。

 

遇见相似的灵魂

 

2013年10月,杨耀民与同届的张宸恺、向迪、王杰、张泽辉、赵术陈顺利通过省公务员考试,成为了保山监狱警察队伍的一员。

“一拐”到“两拐”的变化,褪去的是初出茅庐的稚嫩,承担的是忠诚为民的责任,但不变的是自己强大的内心。

“这是周发云(化名)写给你的,他在这次监狱组织的文化活动中表现很好,大概是要感谢你。”杨耀民接过“师父”李自兵手中的信件。

“呈小杨警官亲启,”杨耀民会心一笑。

“记得周发云刚收监时,与他沟通交流都是个大问题。”

周发云因运输毒品罪判处十年,刚入监时,因刑期漫长、家庭矛盾等对改造生活绝望,入监还没满一年,就因为打架滋事被处罚了两次。

在监区周例会上,杨耀民主动要求对周发云“包干到底”。

“这是你姐姐寄来的信,说不管多长时间,都希望你能改造好以后回家。”监区通过家访得知,周发云父亲去世的早,母亲常年卧病在床,他姐姐也只是碍于情面,其实内心是很挂记他的。

_DSC6680_副本.jpg 

▲五监区家访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是您用坚定正直的心鼓励我将对父亲的思念化为前进的动力,改造好思想,学习好本领,这是我对父亲最好的告慰。”周发云在信中说,“小杨警官”的耐心说教,让他反思了好久,也让他懂得了,只有遵规守纪、踏实改造,把刑期当作学期,才能真正的改造好思想,铺就新生路。

1_1 (2).jpg 

2016年6月,杨耀民因岗位需要调整到了特警队。周发云则作为“改造积极分子”站上了舞台中央,获得了喝彩与掌声。

微信图片_20180706082433.jpg 

▲杨耀民对进出监管区AB门车辆进行安检

“从警五年多,我明白了为什么年幼时父亲总是不顾家,也知道了那时父亲追求公平正义所承受的压力,更体会到了当年父亲能做到让百姓交口称赞有多难。”

杨耀民说:“如果有机会遇见禹凌云的女儿,我想告诉她,我们都有一位好父亲。”

1_2_副本.jpg 

▲杨耀民(中)全家福

谈及未来,他说:“旧愿已偿,来年无新愿,有空就多陪陪家人吧。”

Copyright (c) 2017云南省监狱网版权所有 滇IPC备 05004942

网站标示码:5300000055 联系方式:wwwshuwu@yaho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