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资讯 >> 精神文明建设

莫问收获,但闻耕耘

——记云南省未成年犯管教所三级警长白志坚

时间:2018-06-13

来源于:

关闭

返回    |

打印    |

  “踏着晨曦迎着朝阳,步伐整齐歌声嘹亮……”,未成年犯管教所教育中心前传来嘹亮整齐的歌声。映入眼帘的是一队未成年服刑人员在3名警官的带领下,走在从管区到教育中心的路上, 52岁的白志坚警官着装整齐、神情专注。

  白志坚从事未成年犯改造工作30年。他一直坚守在管区教育管理未成年服刑人员,默默耕耘。在重刑犯管区指导服刑人员学习生产技能,在出所教育管区教育引导即将刑满释放服刑人员回归社会,在一管区带领未成年服刑人员参加课堂化教育、会见亲人、心理咨询,值班带班,他始终用心去履行一名监狱人民警察的职责。

   

  大学三好学生成了监狱人民警察


  01.jpg

  大学时代的白志坚是一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他先后被评为优秀学生干部、三好学生,1987年1月,还是大学三年级学生的白志坚就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1988年7月,22岁的白志坚从云南工学院毕业被分配到云南省未成年犯管教所,到当时的六大队(后更名为六管区)工作,大学三好学生成了一名监狱人民警察。那时的六大队是未成年犯管教所唯一的工业队,也是当时管理教育未成年重刑犯的押犯单位。

  “刚到少管所工作时,我总觉得单位太偏远、闭塞,不安心工作。看到那么多老同志几十年坚守在坚守一线,无私奉献,我慢慢地才适应工作环境,转眼间发觉自己已经工作30年。”

  白志坚在大学学的是金属材料及热处理专业,他先后在六管区技术股、二中队、三中队、五中队工作。他找服刑人员谈话了解他们的成长史、犯罪史、改造史,摸索未成年重刑犯教育管理的窍门,根据未成年服刑人员的生理心理特征实施针对性教育,利用专业技术特长给未成年服刑人员讲解钳工、机具、磨具加工技艺课程,慢慢地他发现了监狱工作的价值,他更加热爱这份职业。1991年白志坚工作刚三年,就被评为先进工作者。1995年5月,他被省劳改局评定为工程类机械工程师。1999年1月,他被任命为六监区三分监区副分监区长。在六管区,他一干就是18年。

  “白志坚刚工作时,话不多。我们一起在六大队工作那几年,他工作认真负责,严格要求自己,不争名争利,从来没有被领导批评过,从来没有和同事红过脸。”说起当年的白志坚,曾经在六管区工作多年在现在生产技术部工作的冯建平警官记忆犹新。

   

  普通岗位恪尽职守


  02.jpg

  白志坚无论在什么岗位,都能用一颗平常心对待工作,一步一步走得踏踏实实。

  2006年,白志坚从六管区调到四管区,他被安排到出所教育分管区从事出所教育工作。从前的机械类工程师成了灵魂工程师,白志坚迅速熟悉出所教育工作流程,他和其他同志一起,集中出所教育人员、登记造册、课堂化教育、出所前甄别评估、组织服刑人员,出监宣誓办理刑满释放手续。后来,未成年犯管教所在二管区成立出所教育管区,白志坚继续留在四管区工作。

  原任四管区管区长,现任七管区管区长赵路生说,“白志坚来到四管区后,任劳任怨,敬业奉献,工作上的事从不拖沓。无论是组织即将刑满释放服刑人员课堂化教育,还是填写版本资料,他都能认认真真去做。”

  2010年工作后和白志坚在一起工作的四管区青年警察吕维说,“刚工作时我没有工作经验,在野外菜地劳动,老白告诉我如何安排警戒线,遇到突发事件如何应对处置。2014年底未成年犯管教所整体搬迁到新所后,管区领导考虑他年龄大不安排他值夜班,但白志坚要求像年轻人一样值班,不用特别照顾他。”

  “白志坚是一个热心的人,我结婚还是他帮我押婚车呢 ,”四管区青年警察郭超说,“他有空会给我们青年警察讲讲未管所以前的历史,讲讲老警察如何在老所艰苦奋斗。”

  在四管区工作十年后,2016年,白志坚又从四管区调到一管区工作,那时他已50岁。

  到一管区工作后,白志坚在过一分管区、二分管区,依然任劳任怨。

  一管区警察和乔贵说,“白志坚工作中任劳任怨,领导安排工作下来他不从讲条件,带服刑人员上课、看病、心理咨询,他总是高高兴兴去做。”

  一管区二分管区警察员李衍说,“2017年下半年白志坚来到二分管区后我们在一起工作,作为老党员、老警察他不因年龄大而推诿扯皮,正常班、值班,多数时间他第一个到后总是先做好准备工作。服刑人员认为他阅历丰富,知识面广,讲道理更容易接受,愿意找他谈话。”

   

  他就像一位爷爷,什么都教我们


  03.jpg

  四管区服刑人员吕某某记得是白志坚警官用一双鞋子让他更加信任监狱警察。2016年1月,吕某某结束为期三个月的入所集训教育来到四管区服刑改造,吕某某家里比较贫困,从进看守所后家人没有会见过他。他只有一双快烂得不能穿的鞋子。在服刑人员改造周记中他写下自己的困难,没想到周记交上去第二天,白志坚警官批阅周记后就来找他核实情况,带他去找负责被服管理的警官领了一双新鞋,从一双鞋吕某某看到了监狱警察对未成年服刑人员的关心。

  未成年犯管教所的警察不仅要加强未成年服刑人员日常管理,开展课堂化思想、文化、技术教育,还得针对未成年服刑人员社会化不完整的实际,对他们开展生命生存生活教育。生活技能指导成为警官的一项重要工作内容。

  一管区服刑人员宋某某说,白志坚警官就像一位爷爷,对未成年服刑人员很好,小到如何穿衣服,整理内务,大到如何改造,什么都会耐心细致教育引导他们。“有一次,我衣服扣子没扣好,白警官发现后,及时告诉我一个男子汉要有精神气质,无论穿什么衣服都要干净整齐规范。在就餐时他让我多吃点,说我人小正在长个子。批阅改造周记发现错别字,白警官会把我们喊过去指出错误,告诉我们办事要认真点,养成良好习惯刑满释放后走向成功的机会才会多些。

   

  一生最遗憾的事是没能看母亲最后一眼


  04.jpg

  在妻子李碧云眼里,白志坚是一个工作上敬业奉献,不讲条件,对家庭负责、孝敬父母的人。但在基层一线工作,值班频繁回家的时间少。

  李碧云说,女儿上初中后,就到70公里外的昆明读书了。不值班的周末,白志坚会和她一起回昆明看看女儿,尽量多和女儿呆一会。到星期天下午他们又要从昆明坐车回单位上班,每次即将离开家门,回身看到女儿欲哭未哭的样子,想到女儿一个人放学回到家一个人孤独的样子,夫妻俩心里都很难过。

  在老所时,白志坚回到家就问饭菜做好没有,总说时间紧张,吃完饭他要去管区上班。他对双方父母都很孝敬,他们刚结婚时,从昆明到家乡石屏要乘车8小时,好几次值完班,他交接完工作就坐夜班车回石屏去看望双方父母。遗憾的是,2003年11月他母亲去世,他因为正在值班,作为家中唯一的男孩子却没赶上看母亲最后一眼。2017年4月,曾经在边纵十支队战斗过的岳父去世,他再次因为值班,当他和妻子回到石屏,家里的人已在办理老人的丧事。

   

  在未成年犯管教所,有许多一线警察几十年默默守望,无私奉献,莫问收获,但闻耕耘。他们犹如一支支蜡烛燃烧自己,把自己的青春岁月献给了党的监狱事业,照亮未成年犯回归社会之路。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也许,正是有无数白志坚一样的基层监狱人民警察,他们在谈话室、在执勤台、在教室、在习艺场所默默的付出,才能让更多的人感受到和谐安宁。

Copyright (c) 2017云南省监狱网版权所有 滇IPC备 05004942

网站标示码:5300000055 联系方式:wwwshuwu@yaho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