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展好罪犯劳动技能培训,使其在监狱里学到一技之长,为刑满释放后就业谋生创造条件,是贯彻落实首要标准的切实体现,将会取得较好的社会效益。由于受地域因素的影响,农村地区经济、教育等相对落后,没有文化、没有一技之长是农村女性罪犯犯罪的一个重要原因。而在女性罪犯中,以小龙潭监狱某分监狱为例,农村籍的就占到了80.9%,其中文盲达到了32.57%,由于语言不通、警力不足、教学方法和手段欠缺等多种现实原因的影响,导致农村女性罪犯接受职业技能培训受到制约。因此,本文通过查阅历年职业技能培训报表、访谈职业技能管理部门相关人员、问卷调查等方式,分析农村女性罪犯职业技能培训存在的问题与原因,研究加强农村女性罪犯职业技能培训发展的对策

一、职业技能培训现状调查

罪犯职业技能培训工作已全面铺开,联合办学、用工指导、就业推介等各项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但从另一方面看,所经培训的对象均没有见到对培训效果的评估报告,也未查阅到对培训对象的社会适应性做出过评论内容。因而,我们有理由质疑:培训证书是否躺在书房、培训对象是否乐意接受、三个月至一年的短平快能否收效?针对这些质疑,本文通过查阅报表、访谈、统计等方法,并对分监狱范围内200名农村籍女性罪犯进行了职业技术教育情况调查。本次调查共发放调查问卷200份,回收有效问卷200份。

(一)接受培训者现状

1.个人素质不高

调查发现,农村女性罪犯中,文盲达到32.57%,小学占40%。并且有些罪犯虽然判决书上注明文化程度是小学,但其实很多小学并未毕业,根本达不到小学文化。35岁以下占41.6%3655岁占51.2%55岁以上占7.2%,年龄普遍偏大。

农村相对交通闭塞、信息匮乏,农村的女性更是很少有机会接受外来文化与信息,因此形成了自己独有的知识经验。原有的知识经验对新的学习起着认知支架的作用,因此这部分罪犯便很难用原有知识水平同化和理解现有的学习材料,加上年龄普遍较大,长期的生活习惯造成了不良的思维定势。受思维定型和原有知识经验的影响,导致她们学习、理解能力较差,在影响职业技能培训的原因中,36.5%的回答因为学不会,对于这一部分人,开展技能培训的阻力十分大。

2.学习动力不强。

是农村女性罪犯中,49%来自少数民族地区,生产力水平低下使她们成为贫苦、落伍的生产劳动者,绝大多数人对知识的重要性缺乏认识,缺少内在的学习求知动力。是她们对知识的学习带有较强的选择性和功利性,对自己监管、劳动、改造有利的就学,无用的就不学。部分罪犯对职业培训工作的认识存在片面性,认为自己在监狱服刑最大的目标就是加强劳动改造争取多减刑,至于刑释后的去向考虑的不周全,有些甚至过于理想化,把自己的未来生活完全寄托在家人肩上。在出狱后的打算调查中,选择不知道干什么的占了23%是普遍存在好逸恶劳思想。在影响参加培训的因素中,27%的人选择了不想学;在业余时间主要用来干什么这一问题上,48.5%选择看电视,而选择学习的仅占了24%。从犯罪类型来看,毒品型占61.42%,无疑,毒品犯罪带来的高额收益是促使多数人铤而走险的主要外因,不合理的财产欲求、好逸恶劳思想是毒品犯罪的内在动力。显然这些原因也严重影响着农村女性罪犯入狱后的学习积极性。

(二)供给现状

1.体制不顺,制约着职业技术培训工作的战略定位

长期以来,我国监狱机关的体制一直不顺畅。监狱既是执法机关又是生产单位,形成了监、管、教、产、供、销几位一体的“小社会”。监狱既要完成刑罚执行任务,又要组织生产来弥补经费的缺口。教育改造罪犯的职能势必受到影响和制约。监狱的实际功能目前仍主要停留在“生产”上,真正作为技术培训的“习艺”功能还很弱。

2.重管轻教,制约着职业技术培训的实际操作

随着监管安全稳定目标越来越高,押犯结构日趋复杂,使得一些监狱不得不把有限的警力、财力投放到保安全的目标中去。而职业技术教育指标相对较软,缺乏刚性,考核检查周期长、难度较大,教育效果又相对滞后,具有隐蔽性,因此,其作用容易被轻视和忽视。因此在参加培训情况调查中发现,51.25%的人参加过培训,40.7%没参加过,8%的人表示根本没听过。

3.手段单一,使职业技能培训偏于理论

既然是技能培训,不只是上个课、拿本书、做点笔记就能学会的,它需要一套完整的教学设施,需要大量的学习实践。特别是农村女性罪犯,学习理解能力本来就很差,枯燥复杂的理论很难懂,但监狱现有的基础教学实践场地设施和经费,大都只能开展理论教学,实际操作并不能经常性地开展,特别是服刑人员要想完成课后实践很难。监狱始终无法回避实习、实训、实验基地不足的问题,学员实际操作机会少,培训出来的学员可能是“证书型人才”而非实用型人才。有的服刑人员说:“这样的培训考完就忘记了”。觉得学了没用的人占到18%,纯理论的教学还影响着培训的效果,15.5%的人表示培训内容很无聊。

4.时间不足,减弱了职业技能培训效果

一是监狱重生产,职业技能培训时间被挤占,影响参加培训的因素中,43%的人表示是因为没有时间。二是处于正常刑满释放的罪犯其培训时间相对稳定,但培训时间仍难以做到与所培训项目保持相一致;而处于减刑裁定后即予以释放的罪犯其培训时间更加难以保证。由于时间短,培训对象所学有限。有服刑人员开玩笑说,“我们学的烹饪班,出去只能帮师傅洗洗菜”。

5.缺乏调研,使培训项目与培训需求间存在差距

是培训项目与罪犯兴趣之间存在差距。在培训需求调查中,排名前5的项目依次是:烹饪31%,美容美发19%,创业18.5%,养殖15.5%,保健按摩12.5%。而目前监狱开办的社区家政服务培训仅占了3.5%,有趣的是,目前社会上收入较高的育婴师却没有一个人选择。是培训项目与就业的矛盾。罪犯当问及刑满释放后你打算干什么时?自主创业的占33%,打工占24.5%,回家务农占14.5%,全职太太占5%,没有打算的占23%。这说明,罪犯所从事的劳动、培训课目和回归社会后联系不大,目前进行的就业推介其实也只满足了打算外出打工的那24.5%的人的需求。

6.非专业化培训模式导致成本高效率低

目前监狱大多以基地集中培训为基础,依托院校联合办学为手段,然而,以分监狱为例,从统计报表来看,专职的培训教师5人,兼职的13人,外聘1人,由此可见,绝大部分教学任务仍然由非专业的监狱警察承担。

(三)教育者现状分析

1.师资配备不足,教学能力有限

开展职业技能培训需要一支专业性强、具有教学资质的师资队伍,职业技能培训要有培训的资质,要有培训合格认定的资格,让培训出来的服刑人员回到社会能够得到社会的认可,这些条件是目前监狱所不具备的。多数警察都是学的监所管理、法律等专业,实用型技术专业的警察师资极度缺乏,并且未获得教师资格证。从教师专业调查统计结果来看,以法律、思想政治、医学的占大多数,而和技能培训相关的烹饪专业只有1人,缝纫专业1人,明显缺乏专业知识和技能,教学能力和水平有限,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教学效果。

2.教学手段单一,影响教学效果

在监狱职业技能培训开展过程中,往往存在教学手段单一、方法陈旧的情况,针对文化程度低的农村罪犯没有富有启发性、寓教于乐的方法手段,还停留在“教师讲,学员听”的传统授课模式阶段。这种常用的教学方法,抹杀了罪犯的学习兴趣,使学员参与度不高,加上少数民族罪犯语言不通,严重影响着教学效果。

二、如何开展好农村女性罪犯的职业技能培训

要在监狱开展好农村女性罪犯的技能培训,应着眼于监狱的客观实际和罪犯实际情况,重点从以下几方面入手:

1.统一思想,提高认识

要使农村女性罪犯职业技能培训工作取得实效性进展,我们必须走出认为培训是应付,投入大,成效低的误区。充分认识职业技能培训是一项基础性且影响深远的工作,是为农村女性罪犯回归社会就业打基础,是一剂帮助罪犯改恶向善的慢性良药。对她们做到应培尽培、应训尽训。

2.经费支持,全力保障

开展职业技能培训经费保障是必不可少的,要请教师,要安排接送,要添置必要的设备,这些都需要经费作保障。与此同时,生产劳动更应侧重于习艺,让技术占主导,与职业技能培训形成合理的搭配。

3.理顺机制,凸显效果

是建立社会化发展机制。社会办学机构专业性强,所设项目紧贴社会市场要求,与当地经济发展、产业结构调整相一致,师资力量充足。尽管目前监狱采取了与社会院校联合办学的模式,但从实践中看,目前教学力量主要还是依靠监狱警察,难以全面满足教学的专业要求,因此必须加强社会化力度,大力引进社会力量,使职业技能培训工作逐步科学化、社会化和制度化。是健全组织保障机制。监狱成立服刑人员职业技能培训工作机构,具体负责教育培训的组织实施、指导协调和检查考核。各监区成立相应的工作机构,由分管领导直接负责日常培训工作,形成上下联动、条块配合的组织保障体系。培训方式采取3个月的全脱产培训进行。以长期(2-3年学制)的职业技能学历培训为主、短期(1-3个月)的职业技能等级培训为辅,采取联合办学、工读结合的形式进行。是完善责任考核机制。将职业技能培训工作列入年度考核内容,明确工作任务,落实工作职责。定期组织罪犯实际操作模拟考核和理论模拟考试,将考核结果与罪犯日常改造表现挂钩,充分利用计分考核等分级处遇手段和经济奖励措施,调动罪犯学习和掌握职业技术的积极性。

4.文化教育,打牢基础

罪犯的自身素质是学习技能的基础,根据农村女性罪犯文化水平偏低,综合素质较差的特点,在积极开展职业技能培训的同时,加大扫盲教学力度,加强文化教育,鼓励参加自学考试,打牢文化知识基础。

5.合理搭配,学以致用

以往,监狱在罪犯职业技能培训项目设置方面缺乏调研,未结合罪犯自身需求,忽略了社会就业形势。为此,应该积极调整工作思路,将培训项目选择调整为根据罪犯个体情况,突出回归后的“学以致用”。农村女性罪犯普遍学历很低,文盲、小学占了72.4%,因此在培训项目设置上应贴近社会就业的实际情况,走低轨道培训路线,把实用、管用、好用的培训项目引入监狱。项目设置上,考虑服刑人员自身特点,开展培训需求调查,可以根据多种层次,设置多个培训项目,让服刑人员有自主选择的余地。

6、激发兴趣,主动学习

在问及你是否愿意参加职业技能培训时,74.5%表示愿意,6%表示不愿意,19.5%的人持无所谓的态度,由此可见,大部分农村女性罪犯主观上愿意参加职业技能培训,但由于课程设置不合理、教学方法陈旧等因素的影响,导致学习积极性下降、学习效果不佳。

实践证明,对这些农村的女性罪犯开展培训,只有当培训项目与罪犯实际改造生活相结合,并且当其在其中获得实实在在的利益时,她们的学习热情才会高涨。因此,一是可以开展以师带徒活动,通过“一对一”“一对多”的以师带徒形式,激发学习热情。二是开展技能竞赛,调动学习兴趣。三是构建激励机制,将学习培训与罪犯的计分考核、行政奖励等相挂钩。定期组织开展评选优秀学员、优秀师徒、技术能手等活动,并给予加分和经济奖励,注重典型引路,广泛树立榜样,挖掘罪犯学习技术的动力。

 

参考文献:

1】论新时期的监狱职业技能监狱.万林玲.辽宁警专学报。

2】浙江省监狱管理局课题组.优先发展监狱职业技能教育之探讨【3.犯罪与改造研究,200311):23

 

作者:云南省小龙潭监狱罪犯职业技能培训研究课题组